苹果手机能不能玩bbin|这是上周唯一值得看的院线片,可惜没排片!

2020-01-10 14:26:35 作者:匿名

苹果手机能不能玩bbin|这是上周唯一值得看的院线片,可惜没排片!

苹果手机能不能玩bbin,热闹的春节档让本周的院线新片显得如此不起眼,几乎都不会有太多人去关注。

事实上,上周上映的几部新片也大多乏善可陈,但有一部除外。

这部电影可能是最近最值得一看的院线片,不但因为它的故事,更因为它背后传递的价值观。

豆瓣上,它也有8.3分,但可惜的是,排片太少,看过的人不多。

今天,就把这部上周唯一值得一看的院线片,推荐给大家。

by 烂总

春节假期结束了,在家被父母念叨和上班,你选哪个?

跟父母一起住,意味着七点钟就要被叫起来吃早饭,十点钟就要上床睡觉,给七七八八的亲戚拜年,时不时被催个生催个婚什么的……

确实,有点烦……

但不知道你有没有想过,假如有一年你春节回家,父母突然不认识你了怎么办?

今天我们要说的,就是一部有着类似场景的电影——《爱在记忆消逝前》。只不过故事中的人,不过春节。

这部由海伦·米伦和唐纳德·萨瑟兰主演的影片,虽然中文名翻译成“爱在……”,却和理查德·林克莱特的“爱在系列”没有什么关系,影片的英文片名叫做the leisure seeker,意思是求闲者,是两人饰演的夫妻所驾驶的房车的名字。

海伦·米伦饰演的艾拉,和唐纳德·萨瑟兰饰演的约翰,是一对共同生活了五十年的老夫妻,时间不仅让他们变老,也让他们都身怀疾病,约翰有严重的阿兹海默症,而艾拉则身患恶性肿瘤。

在这样的状况之下,两人不仅没有待在家里好好治疗,反而背着儿子女儿,偷偷发动家里的“求闲者”房车,开出门度假去了。

影片讲述的,就是夫妻俩上路之后的故事。

很显然,本片的这种设定具有了公路片的格局,两人在一路南下的旅途中,遭遇了各种各样的矛盾和变故。

影片就由这些碎片化的插曲串联起来,而这些矛盾的最主要来源,就是丈夫约翰的“健忘”。

以阿兹海默症为主题的电影有很多,像是朱丽安·摩尔拿下奥斯卡影后的《依然爱丽丝》,又或者是将其作为爱情阻碍的《我脑海中的橡皮擦》。

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《爱在记忆消逝前》里的约翰,跟《依然爱丽丝》中的爱丽丝,有那么几分相似。

约翰加入了游行队伍

他们都是才华横溢的学者,记忆对他们而言,是谋生的手段,也是个人价值得以存在的证明。

正是因为记忆在他们身上略有别于普通人的特点,它被剥夺的时候,才尤为残忍。

约翰是个非常优秀的文学教师,能对海明威的著作信手拈来,事实上,他一路上逮着机会就会和人大谈海明威,对海明威的文学性与艺术性滔滔不绝,他们旅行的终点,也就是海明威的故居。

约翰的大脑,似乎会选择记住那些对自己来说最重要的东西,比如海明威的文字,比如自己对艾拉的爱,比如过去自己班上一个非常优秀的学生。

但是,他却会忘了儿女的名字。在某个瞬间,他甚至都要记不起《老人与海》的最后一句。

影片中,艾拉曾在崩溃之下,对约翰说过这么一段话,大意是,请把我那个有才华的丈夫还给我,你把他从我身边偷走了。

约翰回答说,真是对不起,如果我能,我也想这么做,但是他在从你身边偷走他的同时,也把我偷走了。

这是约翰并不多见的,能清醒对话的时刻。

跟对阿兹海默症的表现相对残忍的《依然爱丽丝》相比,《爱在记忆消逝前》是轻松的,甚至充满了意大利式自我调侃的喜剧,这在很大程度上跟导演保罗·维尔齐有关,他的上一部影片《疯爱》,也是用喜剧式的手法讲述了两个女人逃离精神病院的故事。

所以《爱在记忆消逝前》里,充满了让人忍俊不禁的笑点,这让它跟常规的阿兹海默症片有了些不同和轻巧。

你能看到约翰不小心开着房车走了,忘记了自己的老婆,艾拉只好求助机车手去追房车,还得按着自己的假发防止它被风吹掉。

又或者是约翰非得闹着要去见艾拉的初恋男友,因为这是个梗在他心里几十年的疙瘩,这时候的他,简直像一个十八岁醋意大发的男孩。

被约翰忘掉的艾拉坐着摩托车追赶房车

那些关于遗忘与铭记、关于误解与埋怨、关于病痛与尊严、关于深爱与厌弃的情感,都融化在了这些戏剧化的情节里。

我很喜欢的几段场景,也是串联起夫妻公路之旅的一项“仪式”,是艾拉和约翰总会在夜晚的房车下支起投影仪,用一块粗麻布投影,看过去的老照片。

这些照片,代表着他们的年轻时代,也代表约翰的记忆。这些被影像凝固下来的时刻,是病痛无法夺走的。

在以轻松戏谑的语调去展现这段任性的旅程之外,《爱在记忆消逝前》还给出了一种完全不同于东方文化的家庭观念。

影片一开头,就是找不到父亲的儿子,发现房车被开走了,焦急万分地给母亲打电话的场景。由此我们得知,他们本来是计划让夫妻两分开住,由儿子和女儿分别照顾两人。

艾拉和约翰当然不愿意分开,或许是儿子女儿的决定成了他们这次旅行的导火索,或者是他们早就计划好了这场久未能成行的旅程。

在整个旅行的过程中,儿子都非常担心,数次提及想要报警,反倒是女儿比较冷静,认为他们说不定就是想去度个假,玩儿够了就回来了。

两人开了豪华套房享受一晚

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这辆“求闲者”成了夫妻两人的庇护所,为他们在不是“家”的旅行途中,造就出了一个真正只属于夫妻两人的“家”。

没有外人,没有亲属,甚至没有孩子。只有本无血缘关系的夫妻二人。

这是东方地域极为少见的戏剧情境以及家庭状况,也与大量好莱坞电影所强调的“核心家庭观”所不同。

它拿掉了我们通常观念里,关于家的一切元素,比如儿女,甚至连家“稳定”的物理空间,都被“移动”的房车所取代,非常反传统。

艾拉和约翰所求的,是一个完全属于二人的空间,这个空间与他们的年纪相匹配,也与他们的病痛相匹配,更与他们的爱情相匹配。

对于他们而言,两个人在一起,就是“家”。

这里面所包含的,既有在病痛最后时分的尊严感,也有一种完全摒弃了其他束缚,只存在于爱人与爱人之间的独立性。

这是中国乃至整个东方的家庭观念中,都不会有的态度。

所以在影片的最后,儿女们也学会了尊重父母的意愿,让他们能完成这场旅途。

从家庭关系的角度上来看,《爱在记忆消逝前》带给子辈们的,除了对父辈的关怀,更多的,还是一种基于独立人格的尊重。

老人,和任何一个正常的普通人一样,都应该拥有一个人的独立与自由。

能够作为这种“反传统”家庭关系佐证的,还有儿子女儿在后来的一段对话。

弟弟认为姐姐在成长中受到偏爱,姐姐表示自己并没有,最后两人达成了共识。

实际的情况是,在两人的成长过程中,爸爸妈妈实在是太过相爱了,以至于都顾及不到姐弟两人。

“他们太过相爱”。

这真的是对父辈的爱情最动听的描述了。

    {volist name="zhengzhanremen" id="vo" length="5" offset="5"}
  • {vo.time | date='Y-m-d H:i:s'}
    4993
{volist name="catinfo" id="vo"} {if $vo.id == $data.cid} 查看全部 UFC嘴炮要做七年牢?嘴炮法律问题得到解决,这就是名人的待遇
热点图文
热点新闻排行